首 页 | 法院简介 | 机构职能 | 党务公开 | 诉讼指南 | 司法网拍 | 青少年维权 | 裁判文书 | 镜园文化 | 法律法规 | 典型案例 | 执行专栏
 南京  ℃~
    
谈徐克武侠电影中的女性角色塑造
2012-09-12 05:25:38
 

刘妙祎

【内容提要】 在香港这片影视创作的沃土上,徐克凭借自身的独特视角,营造了一个奇幻的 “新武侠”世界,掀起了中国武侠电影史上的第三次高潮,人称 “徐克时代”。在徐克的武侠电影世界中有很多生动形象的女性人物角色,她们个性鲜明,形象立体,各有千秋,在各自的电影中都有着独特的文化意味和审美价值,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本就精彩的电影又增色不少。

【关键词】 徐克; 武侠电影; 女性角色
     
    武侠电影从 20 世纪 20 年代下半期发轫至今,经历了三次高潮,也遭遇了停滞、中断,但是在商业化大背景下,仍然不断向前发展。华人电影在武侠题材上不断探索,武侠导演和武打明星书写着一次又一次的票房神话。武侠电影是中国特有的电影类型,香港是中国武侠电影的重要创作基地,一直独领风骚。在这片沃土上,徐克凭借自身的独特视角,营造了一个奇幻的 “新武侠”世界,掀起了中国武侠电影史上的第三次高潮,人称 “徐克时代”。在徐克的武侠电影世界中有很多生动形象的女性人物角色: 有温柔烂漫的十三姨、泼辣风流的金镶玉、亦邪亦正的东方不败、奇幻飘逸的孤月……她们个性鲜明,形象立体,各有千秋,为本就精彩的电影又增色不少。

                                               一、《黄飞鸿》之十三姨

                                               ——中西碰撞下的文化况味

    十三姨是 《黄飞鸿》系列电影中最重要的一个女性角色。她留洋归来,爱上了辈分有疏、但年龄相近的黄飞鸿。她天真烂漫,温柔率真,因为长时间在国外生活,回到国内后生活习惯有很多不适,也因此闹出了不少笑话,为影片增加了些许的喜剧色彩。 
    影片故事发生在清朝末年,正是社会动荡的年代,政治腐败,内忧外患,中国 “闭关锁国”的政策,也抵挡不住外来文化的碰撞与冲击。所以影片中就出现了很多东西文化碰撞的情节: 十三姨回国后,一身洋装打扮,受到了省城孩子们的嘲讽,这些孩子讥笑着向她扔东西; 黄飞鸿只知道中国的计时方法,却不认识西洋的钟表; 他深知中国的神明,却对西方洋人信仰的耶稣受难感到不理解。由此我们可以看出那个时代中国人的愚昧思想以及他们对待西方外来文化的偏激态度和排斥心理。这是东西方文化在激烈碰撞中的锐利交锋,是落后与先进文化之间的一次较量。 
    这些都是徐克有意而为之的情节,结合徐克自身的成长背景,便不难理解。徐克,1951 年在越南出生,少年时期就开始尝试拍摄短片。1966 年从越南移居香港,并在香港完成了中学教育。之后开始在美国的游学生涯,1969 年进入美国德克萨斯州的南循道会大学,后辗转到德州大学修读广播电视/电影课程。有着多元文化背景的徐克,观历史自然有自己独特的视角。相较于那些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来说,他并没有那种愤世嫉俗、自相矛盾的心态,反而能很客观地看待问题。 
    徐克在电影中设计十三姨这样一个女性角色,对于影射现实生活起到了很大的帮助。十三姨回国的原因有二:一是思念故土,二是在她心中只有黄飞鸿这般形象和人格的男人才是做丈夫的最佳选择。留洋回国后的十三姨,和1997 年香港回归后的很多香港人的殖民心态一样: 种种的不适应,心理的难以接受与矛盾。一方面已经习惯了英式的生活,一方面又期盼祖国的统一。 
    正因为徐克的多元文化背景,他才可以客观地看待这些历史问题。他在接受访问时曾经对电影的魅力作了一个详细的阐释,他认为电影的感染力有几种是最基本的,他提到一点 “泥土性”,即 “生命的来源,乡土、国族情感,成长的文化根源。广大观众对泥土性、传统根源是有感觉的,虽然时含讽笑、憎恶,但始终与它脱不开关系”[1]。正因为这种 “泥土性”,那些关于碰撞下的东西方文化的电影情节的设置让很多香港观众在观影过程中得到心灵的共鸣。

                                               二、《七剑》之武元英

                                               ——文学经典的再创作

    徐克一直借用武侠这一类型电影来阐释自己的意识风格,在进行电影创作的时候,总是习惯性地对原著故事进行再创作。可以说徐克改编后的 《七剑》,是一部有着徐老怪多种元素在内的,而与梁羽生原著 《七剑下天山》大相径庭的武侠电影。 
    电影 《七剑》中的人物是梁羽生原著 《塞外奇侠传》中的杨云骢、楚昭南、辛龙子和 《七剑下天山》中梁穆郎、傅青主、武元英、韩志邦的集合。徐克只是借文学原著中的武侠意象,佐以自己的理解,来阐释自己的艺术感觉。《蜀山传》的失利,徐克沉寂 4 年,再推 《七剑》,以一种诗化的写实风格再现武侠小说中的辽阔景象。 
    电影中主要的女性角色武元英在原著中是一个年近花甲的老汉形象,有一个女儿名叫武琼瑶,后来成为白发魔女的关门弟子。可以说电影中的武元英只是用了 “武元英”这个名字而重塑的一个崭新的形象,有一种武元英和武琼瑶合二为一的感觉。 
    武元英看似外表粗犷,但是从她的语言到动作都是走的至阴的路线。她一身男装打扮,却真真切切的是一个女人,这是导演否定角色自身性别的戏剧设计。她在电影中既有着女儿家独有的悄秘情愫,对昔日的恋人韩志邦仍然怀有爱慕之心。她只能默默地守护自己的这份微妙感觉,不让自己从小到大的朋友刘郁芳察觉。她又有着武侠义士应具备的果断和侠义之情: 她是武庄 “天地会”重点培养的第二梯队; 她敢爱敢恨,冒死救走被武庄中人视为奸细的傅青主,这是对傅青主一种激动的报恩行为,却因此让她得到机遇而成为 “天山七剑”之一。在天山,她完全有可能再次和韩志邦找回过去的感情,但是她并没有越界犯错。在遇到杨云骢后,又果断斩去过去的情丝,全心全意成为杨云骢的女人。

                                            三、《蜀山传》之孤月与李英奇

    ——角色人性的再探讨张柏芝在徐克导演的 《蜀山传》中扮演了两个角色。一个是昆仑山主孤月,她为了保护昆仑,一直死守在山上,将昆仑最厉害的武器 “日月金轮”传给了徒弟玄天宗。一个是峨眉弟子,百年后的孤月已经不存在,化身为紫剑之主李英奇,她和长空无忌是一对情侣,成为峨眉武功最厉害的紫青双剑。说是两个角色其实是前世今生的同一个人。为了保护巴蜀群山,抵抗势力越来越庞大的血魔,峨眉掌门人白眉真人命令紫青双剑合璧,但是长空无忌在合璧时动念分神,青剑与长空无忌俱灭,李英奇也被击伤,肉身被玄天宗所救。长空无忌的元神被白眉真人用真气重塑化作另一个肉身: 廉刑。为了抵御血魔,李英奇必须成为廉刑的师父,加紧修炼再次双剑合璧。但是仅有长空无忌元神的廉刑却理解不了众人的苦心,顽固率直,就在李英奇与廉刑的磨合期内,血魔已经攻下了峨眉,李英奇在激战中丧生。 
    徐克在片中女性人物的设置上,不管是百年前一直坚守在昆仑的孤月,还是如今坚持不懈鞭策廉刑的李英奇都已成为 《蜀山传》中坚毅的化身。凡人之如何变为剑仙,首先得有慧根,然后需要找到自己的仙师、仙剑。第一步都是从凡人开始的,李英奇就是这样,她明白其中坚毅的道理,才会坚持不懈地锤炼廉刑。即便是剑仙,自身的坚毅,才能成就最后的胜利。她们遭遇的种种磨难就像凡人世界里的各种挫折一样,只有保持一个真心的坚守才可以守得云开见月明。 
    在电影中和李英奇等群山众仙相对阵营的血魔和赤尸神君,转化在现实生活中,就是种种诱惑的集合: 贪婪、嫉妒……他们需要吞噬和消灭一切,如同宇宙中的黑洞一样,不断汲取正派和无辜的精华,以非正常的手段来救赎自我,而人性就是要不断地去克服这些诱惑。

                                                四、《新龙门客栈》之金镶玉

                                                   ——传统侠义精神的消解

    李安的 《卧虎藏龙》以西方的理解阐释了东方的侠义精神,张艺谋的 《英雄》用极绚烂的色彩成就了 “心怀天下”的英雄主义,王家卫弱化了传统武侠电影中对 “侠”“义”的探讨,而转向了展开对人生存在的思考。那么徐克的 《新龙门客栈》就是对传统侠义精神的再探讨。 
    侠是特定的时代产物。如今对侠的定义也很不一致,有的甚至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含义。现在武侠电影和电视剧层出不穷,这些影视作品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受众要求社会公正的美好愿望和惩恶扬善的心理诉求。所以对于 “侠”的定义,长期以来在银幕上便也形成了一种固定的形象:“急公好义,勇于牺牲,有原则,有责任感,能替天行道,疏解人间不平。”[2]“侠义精神是众多侠士在侠观念的主导之下,表现在思想和行为上的一种气质和品格。侠义精神的核心概念就是一个 ‘义’字。 ‘重大义,轻生死’就是侠义精神的实质。”[3]徐克在接受访谈时谈到自己对于 “侠”的理解,他说道,“每个人的看法都不一样,‘侠’在社会各个时期的定义也是不一样的。比如 《水浒传》,里面的 ‘侠’在我看来是一种草莽。我常常觉得武侠世界里,没有什么所谓的正反。我觉得在这一点上,现在的武侠电影最容易出现也是要避免的问题是,不要只限定一个狭隘的标准。”在商业化大背景下发展的武侠电影,很大程度上已经趋向大众化。传统意义上的侠义精神开始消解,徐克的 《新龙门客栈》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新龙门客栈》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明朝中叶景泰年间,宦官专权,东厂曹少钦假造圣旨,杀害忠良兵部尚书杨宇轩,为了将其旧部、禁军教头周淮安一网打尽,故意留下他的一双儿女发配西北。江湖义士邱莫言、贺虎等人救出忠良后代,按计划和周淮安在龙门客栈汇合。客栈老板金镶玉杀人越货、泼辣风流,对周淮安心生爱慕,以成亲作为提供客栈密道的条件。金镶玉带领一行人从密道逃出,不料被曹少钦发现,展开生死搏斗。金镶玉将孩子托付给刁不遇带出关外。而她和周淮安、邱莫言与曹少钦背水一战,决战中,邱莫言不幸丧生,周淮安决意远离中原,金镶玉亦烧毁客栈追随周淮安而去。 
    电影中塑造的角色金镶玉是一个正邪难辨、性格复杂多变的黑店老板。她风流多情、嗜财贪欢,开黑店赚黑钱,做过无数杀人越货的勾当。她和守关千岁关系非常,亦参与到东厂与周淮安之间的争斗中,可谓八面玲珑。她暗慕周淮安,纠缠在他和邱莫言的爱情关系里。她一开始坏事做尽,是一个典型的反派人物角色,最后又彻彻底底地站在周淮安正义的阵营之中,所以我们无法完全地用好或坏来评价这个人物。这种人物的出现,不仅在很大程度上丰富了影视内涵,也阐释了徐克个人对于 “侠义”精神的深层次、特殊角度的理解,同时具有一定的平民意识,突破了以往对 “侠”的狭隘理解。 
    清代诗人龚自珍的 《己亥杂诗》中有云 “不是逢人苦誉君,亦狂亦侠亦温文,照人胆似秦时月,送我情如岭上云。”据金庸所说,他的武侠创作中对 “侠”的理解即来自于此。有人曾拿 “亦狂亦侠亦温文”来形容台湾文人李敖,他心狂妄,纸上美文佳作与人共赏。而笔者认为真正如此,又身豪侠的,非香港徐克莫属!

   

   [参考文献]

   [1]韩云波. 中国侠文化: 积淀与承传[M]. 重庆: 重庆出版社,2004: 275.

   [2]龚鹏程. 大侠[M]. 台北: 台湾锦冠出版社,1987:3.

   [3]张力. 当代武侠影视文化的不完全解读[J]. 艺术广角,2003( 02) .

   [4]贾磊磊. 中国武侠电影史[M]. 北京: 文化艺术出版社,2005.

   [5]丁红. 武侠影视的现代嬗变[J]. 艺术广角,2010( 01) .

   [6]六朝烟水. 结合原著谈《七剑》[EB/OL]. http: / /www. tian-ya. cn / publicforum / Content / filmtv /1 /112896. shtml,2010 - 10 - 23.

   

   

   [作者简介]刘妙祎( 1990— ) ,女,湖北武汉人,西南大学文学院戏剧影视文学专业学生,主要研究方向: 电影。027

原载:电影文学 2011 年第 7 期

相关链接: 审判研究 法官之友 江苏法院镜像 法苑纵横 人民法院报 法制日报 全国法院互联网 本地新闻 实事新闻 环 球 求 是
您是本站第 72982647 位访问者
 
微信二维码   微博二维码
后台管理
主办:镇江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4514号
运行管理:南京希迪麦德科技有限公司
 
APP二维码(安卓版)  
Produced By 南京希迪麦德软件有限公司